头头体育


当前位置:头头体育 > 招纳贤士 >
头头体育 招纳贤士
头头体育 招纳贤士
如何欣赏贝多芬的大赋格(OP133)?

昨天看了一部关于贝多芬的电影Copying Beethoven,里面描绘了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成功和大赋格的无人理解;作为观影者,我也无法欣赏贝多芬这首赋格,感觉旋律跳跃的太厉害,听起来异常刺耳。然而这部作品在贝多芬过世后却成了它的代表作之一,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由无人认同变成了殿堂级作品?又该如何欣赏这部作品呢?

要想欣赏贝多芬的大赋格首先需要了解两个东西:一个是贝多芬晚年的作曲理念,还有一个是赋格这个题材的传统与贝多芬在赋格题材上的创新。

要想了解他晚年的作曲理念,先要了解一下贝多芬一生都经历了什么。幼年的时候贝多芬有一个酗酒、不务正业、经常虐待他的父亲。在自己作曲生涯刚有起色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耳朵开始有问题,差点自杀。

而到了晚年,贝多芬没有妻子没有孩子,他收养了自己早逝弟弟的孩子Karl。而Karl并不想和贝多芬生活,只想和他母亲生活在一起。贝多芬利用他作为当时最著名作曲家的影响力,在法庭上剥夺了Karl母亲的抚养权。Karl在和贝多芬不开心的生活了几年后,在20岁时开枪自杀了。然而,他却没自杀成功。被救活了之后,Karl如愿以偿的和他母亲生活在了一起。而Karl的自杀以及回到母亲身边是对贝多芬最大的打击,贝多芬一年半之后就去世了。

在贝多芬去世后,人们发现了他32岁因为耳疾差点自杀时写给他两个弟弟的遗嘱。里面一段的内容是这样的:“想象一下这对我是多大的屈辱:当一个站在我身边的人听到了远方的笛子的演奏声,而我什么都听不到;当另一个站在我身边的人听到了一个牧羊人的歌声,而我却又什么都听不到。这样的事情几乎使我到了绝望的边缘;再发生几次,我恐怕真的就自杀了。仅仅是我的艺术让我活了下来。”

如果贝多芬当时自杀了,他依旧会在音乐史上留下名字,但绝不会是今天这种历史上最伟大作曲家的地位。古典音乐也不会被他从贵族的娱乐提升到哲学的层面。在这封遗嘱写下后的一年,贝多芬就写出了伟大的第三交响曲“英雄”。第三交响曲以拿破仑作为原型,描述一个伟大的人物不为私利,而为了某种伟大的理想斗争的过程。拿破仑在当时被认为是为了启蒙运动的伟大理想来推翻所有的贵族,只不过贝多芬得知拿破仑称帝以后,愤怒的把拿破仑的名字从谱子上划去,改作英雄。

这种斗争的主题在贝多芬后面的作品中不断出现,而大赋格就是晚年贝多芬作品里很好的例子。

贝多芬在写完第28钢琴奏鸣曲后,在给出版商的一封信里面他提到了他的音乐观念:“什么是困难的,什么就也是美的、好的、伟大的… 因此每个人应该意识到这是人们可以给出的最慷慨的褒奖,因为困难的(作品)使人出汗。”

第一个是作曲上的困难。赋格的写作需要大量的对位写作技巧,而贝多芬自己最不喜欢的就是对位写作,为了挑战自己,他把自己最不喜欢的变成了自己最伟大的。

第二个是演奏上的困难。这封信里面的“使人出汗”就是在指演奏者。贝多芬一系列晚年作品的特点就是在挑战演奏者的极限,典型的例子有第29钢琴奏鸣曲,第九交响曲,以及大赋格。

大赋格里面贝多芬常用到的技巧是让提琴跨弦演奏。以小提琴为例,一共有四根弦分别从低到高对应着GDAE这四个音。在大赋格的赋格部分一开始,第一小提琴在E弦上演奏主旋律的同时要时常跨过A弦去演奏D弦。这种写作手法在贝多芬时代的室内乐中是非常罕见的,如果是一个学生这么写,肯定会被老师批评不了解小提琴这个乐器而瞎写。但贝多芬在这里是刻意的想让演奏者体验到困难。这个时期的贝多芬认为演奏者演奏时的煎熬已经成为了音乐表现力的一部分了。

最后一个困难是指听众理解上的困难。贝多芬在写大赋格前已经体验过很多次自己的作品不被同时代的人理解了。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第29钢琴奏鸣曲。贝多芬在第29里面把传统奏鸣曲的题材写到了极致,在这之后的三首钢琴奏鸣曲已经超越传统奏鸣曲了。整首曲子演下来需要五十多分钟,其中一个乐章的长度都超越几十年前莫扎特三个乐章加起来的长度了。贝多芬花了两年的时间写完,在他完成后,他写下“现在,我知道怎么作曲了。”

然而,这首曲子出版了之后,同时代的大多数人都认为贝多芬因为聋了所以疯了。其中当时的一篇乐评写到:“贝多芬把这首作品(一首早期的九重奏Op. 20)当作他最不成功的作品真让人感到奇怪。再怎么说,这首也要比他晚年的那些作品美多了,比如说那首大奏鸣曲(指第29)。”这首作品出版后第18年,贝多芬死后第9年,李斯特在巴黎进行了第29的首演,在李斯特眼里,这是贝多芬最伟大的钢琴作品。

所以贝多芬写大赋格的时候,他早就预料到了听众不会轻易地欣赏。相似的是第29钢琴奏鸣曲的最后一个乐章也是一个长达14分钟,和大赋格一样复杂的赋格。

大赋格本来是第十三弦乐四重奏的最后一个乐章。第十三弦乐四重奏首演的时候,贝多芬因为听不见就在一个小酒馆里等着。首演结束后,贝多芬问他的朋友听众觉得这首四重奏怎么样?他的朋友说听众很喜欢,还特别要求了第二和第四乐章再重复演奏一遍。贝多芬问道那赋格部分呢?他的朋友说听众不怎么喜欢。贝多芬愤怒的叫嚷道:“他们为什么不要求重演赋格部分?仅仅赋格部分应该重演!畜生!一帮蠢货!”

后来为了不影响第十三弦乐四重奏的销量,在出版商的建议下,贝多芬把大赋格拿出来单独出版,自己又重新写了一个更愉快悦耳的乐章放入第十三弦乐四重奏,讽刺的是这个乐章成为了贝多芬完成的最后一首作品。

在我看来,贝多芬写大赋格时就没想让听众轻松的欣赏。围绕着他的“困难的就是美的”这种作曲理念,听众通过困难的过程来理解他的作品,和作曲家以及演奏者所经历的困难一样,成为了这个作品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同时就是这种困难让贝多芬的音乐达到了之前所有作曲家不曾企及的高度。

粗略说一下,赋格是一个比较松散的概念,不像奏鸣曲对调性和曲式的部分有更细致的要求。最基本的赋格有一个主旋律,然后这个主旋律会依次在各个声部重现,可能是在一开始的调式,也可能是在其他的调式。这个主旋律重现的时候,之前演奏主旋律的声部会演奏一个类似于伴奏的内容。但这个伴奏和分解和弦那一类的伴奏不一样,伴奏本身也具有旋律性。 这种一个主旋律和一个或者多个声部同时进行的写作手法就是对位。在这个主旋律不断重现的间断,作曲家通常会以主旋律或者伴奏的片段作为素材来进行发展。然后这个“主旋律—间断—主旋律—间断”的过程可以不断的进行下去,这种写作模式就是赋格。

赋格有意思的地方是作曲家可以对主旋律进行多种多样的改动。可以加快或者减慢节奏,可以让主旋律倒过来或者反过来演奏,可以让主旋律没演奏完就立马在另一个声部再开始演奏主旋律。贝多芬20多岁的时候,和一个很著名的教对位写作的老师学习,这位老师曾经和贝多芬说过:“赋格写作有很多技法,比如...…但是没人能在一首曲子里都用上这些技法。”贝多芬很可能把这句线钢琴奏鸣曲、第九交响曲、大赋格里面把这些技法都在一个乐章里面用了个遍。

整首曲子都是在展现音乐素材以及乐器间不断斗争,配合,到最后达到和谐的过程,就好像贝多芬的一生一样。

在曲子与开头便是四个乐器演奏同一个音,贝多芬把这段标记为“Overtura”。他是在刻意的和传统赋格开头的序曲做区分。第一个音上贝多芬标记有强(f),然后第二个音便是极强(ff),后面的连续四个音都标记有sf。贝多芬在刻意的告诉听众这几个音之间的重要性,而且刻意的不让演奏者把这几个音当成连贯的旋律来演奏。这几个音便是整个赋格的主题。

紧接着就是一开始这赋格主题的变形,同时这个变形的节奏成为了整个赋格第三部分的主要素材。看下面的两个谱例,音符是完全一样的。

紧接着一段和前面形成的非常强烈的对比,首先速度慢了下来,声音也安静了下来。一开始以极强演奏的主题变成了大提琴演奏的低音。而另外三把提琴演奏了非常柔和的对位伴奏。这一段变成了大赋格第二部分的主要素材。

下面的部分是大赋格的赋格主题第一次正式出现,这个主题有两点值得一题。第一,圈红的连线部分,这个连线有两种解释,我认为的一种是贝多芬是为了让提琴在一弓上重复演奏这个音。这个演奏技法并非不常见,但在后面极强力度下,贝多芬刻意给演奏者制造困难。第二,这个主题是从第二拍开始的,古典音乐理论认为4/4拍里面第一和第三拍是强拍,二四是弱拍。而在后面,贝多芬刻意要在弱拍上以极强来演奏,为了给演奏者和听众造成一种错位感。

在这个主题的结尾部分,贝多芬让之前第一和第三拍上的休止消失,让主题连贯起来,来制造一种急迫感。

从52秒开始是赋格的真正开始,圈红的部分便是我之前提到的跨弦演奏。这个旋律也就是对位里面的伴奏,准确来说可以认为是第二主题,而中提琴开始重复刚才的赋格第一主题。第二主题这种顿挫的节奏型是进行曲特有的,准确来说是葬礼进行曲,比如说英雄交响曲的第二乐章,但是在这里贝多芬明显没有葬礼的意思,而是象征着向某个方向前进。

同时第二主题是从第四拍开始的,这个第四拍正好和第一主题结尾处休止消失后的连贯产生对抗,给人一种永远不会结束的感觉。

下面第一第二主题不断的在各个声部重现,直到1分44秒,贝多芬在第一小提琴上引入了三连音这个新节奏型。这个节奏型和第一第二主题本身的节奏型成了一种极不稳定,甚至可以说是混乱的感觉。就好像四把提琴想寻找一个共识,而不能找到,并且产生了更大的分歧一样。

2分31秒的时候,又一个明显的发展产生了,贝多芬在第一小提琴上把一开始跨弦演奏的技巧用到了疯狂的状态,第一小提琴就像一个疯子在嘶吼一样。而其他三把提琴继续演奏着连贯的节奏,对第一小提琴不予理会。到了2分42秒,跨弦演奏转移到了大提琴上。

3分19秒有一个迷惑性的中止,然后在3分22秒开始,第一主题在第一小提琴上错开半拍重现,第二小提琴开始演奏连贯的十六分音符,第二主题在大提琴上重现,整个曲子的混乱感再度加强。

3分57秒的时候,贝多芬把一个乐器上的跨弦演奏拓展到了三个乐器间,进一步增加不稳定感。

4分15秒的时候,贝多芬把第一主题的休止彻底删去,然后错开半拍演奏。把第二主题的顿挫节奏删去变成连续的三连音。二者结合起来产生了目前为止最混乱的感觉。

4分42秒的时候,贝多芬把第二主题顿挫的节奏用回的第一小提琴。伴随着紧接着的第一小提琴三个稍长时值的音符,大赋格的第一部分要结束了。这个结束很突然,贝多芬没有任何缓慢过渡到第二部分的意思,摆明了告诉听众,斗争是没有结果的,这个音乐是不可能回归和谐达成一致的。值得一提的是第一部分大概四分钟,全程围绕着极强这个力度,没有运用一点力度变化,可以算是音乐史上力度最强的4分钟了。

4分55秒开始是第二部分,在说之前需要提一下大赋格出版时的副标题“一部分自由,一部分严谨”。上面这四分多钟的第一部分就象征着自由的极限,贝多芬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使得音乐要分裂开了。八分音符、三连音、进行曲的节奏、随意跨越的音高、不和谐的对位、错开的重音、从头至尾极强的力度组合到一块可以说达到了那个年代音乐体系内最自由的状态了。

第二部分代表的便是严谨,这个部分的素材来自一开始“Overtura”里面的第三段内容。一开始,第一主题在这里变成了极弱力度下演奏的十六分音符,就像一个引子一样。5分13秒的时候,第一主题作为旋律在中提琴出现,和第一部分的狂野自由不同,这里节奏很直接,四分音符稳稳的落在每一个拍子上,延绵不断的十六分音符就像一个小溪在静静地流淌。第一主题依次在第二小提琴,大提琴,第一小提琴上出现。

6分08秒的时候仔细听,大提琴先开始演奏第一主题,两拍以后第一小提琴也开始同时演奏第一主题,同样的音符跨越三个八度,给人一种极强的神秘感。

紧接着第一主题在第二小提琴上缩短成四个音符,同样的缩短在中提琴上重现,然后在第二小提琴上缩短成两个音符,直到最后在第一小提琴上变成一个音符。

6分40秒的时候,贝多芬又开始搞奇怪的事情了。看下面谱例的最后一行,高音谱号上加几线,给大提琴拉,摆明了要难为那个年代的演奏者。你要知道大概一百年前的时候,大提琴的任务还只是在某首名曲的低音部分重复八个音直到地老天荒,现在居然能和小提琴比比高音了。第一主题在第一小提琴上一会儿低于大提琴的十六分音符,一会儿又跨越过去。贝多芬让大提琴拉这个十六分音符是要强调紧随的内容:十六分音符从伴奏变成主旋律。

7分04秒的时候,少见的出现了渐强,要知道这是整首曲子七分多种到现在第一次出现的渐变式的力度标记。这个渐强是为了强调以刚才大提琴的十六分音符作为素材的齐奏,也是全曲除了开头之外,第一次齐奏。然而贝多芬不想在这里就给你这首曲子的答案,这个齐奏很快就以渐弱结束了,引到了第三部分。第二部分和第一部分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开头的八个音符从第一部分躁动的自由变成了第二部分由弱到强的秩序。

7分29秒开始是第三部分,第三部分是建立在一开始“Overtura”里面的第二段内容和以第二主题为基础发展出来的旋律,以及“Overtura”第一段结束的颤音。颤音是晚期贝多芬最爱用的技巧,用以展现丰富的色彩。第三部分很像那个时代通常做为第三乐章出现的谐谑曲。

看下面的谱例(7分36秒),第一个谱例是第三部分的主旋律,这个旋律由下面第二个谱例,也就是第一部分第二主题变形而来,并且在第二遍重复的时候反转了过来,正反两面组成一个完整的乐句。

但是这种轻快的感觉并没持续太久,贝多芬就开始发展了。在晚期贝多芬的世界中,不使劲发展音乐素材是不存在的。发展从7分58秒开始,贝多芬可能怕听众没注意到或者已经睡着了,非常体贴的以极强的力度从大提琴的低音开始。

大提琴拉的内容来着“Overtura”的开始,也是开始内容的第一次重现。同时,第二小提琴演奏的内容非常关键,后面整个曲子的高潮就靠它了。为了后面叫起来方便,我把这个叫做“高潮的素材”。你看上面那个说旋律的谱例,上头那个红方块下面没圈出来的四个音符C#DCB,你取出前三个音符,反转过来,就是下面的“高潮的素材”。这个素材本质上是“Overtura”里面第二段的变形。

从现在开始贝多芬开始施展他真正的技术了,第一主题依次在各个声部出现。8分16秒值得单独说一下。第一小提琴拉第一主题,第二小提琴把“高潮的素材”反转过来,中提琴是“高潮的素材”原型,大提琴把“高潮的素材”反转过来并且时值变长。同时你看第一小提琴这三个长时值的音符,也是“高潮的素材”。按理说这段写的已经可以名垂青史了,不过不好意思,贝多芬后面还有写的更夸张的。

我听了几个版本的大赋格,大部分是弦乐四重奏的,少量版本是整个弦乐组演奏的。翻来覆去听了有三个多月了(没办法毕竟钟爱贝多芬),感觉几个版本除了在乐速和细节处理上的差异以外,基本上诠释的差别不是很大(也可能是听的版本还不够多)

愚以为,整部大赋格的精髓在于通听全曲之中,中间那段弱奏的旋律。无论贝多芬用的技法多么高超,多么出神入化,贝多芬最伟大的地方还是在于他借助音乐所表达的思想。如前回答所述,把大赋格分为三部分,第一和第三部分的听感都是极度混乱和...emmm...暴躁的(此处我想用褒义词但是...有力量感不够形容,我能想到的又都是贬义词...欢迎评论正确的词汇..)。第二段却是突然变为弱奏,就像困苦的生活不停的蹂躏之间片刻的喘息,全情投入的听完第一部分的演奏后,我的大脑会进入一个极度疲惫和紧张的状态,而这突然的一段喘息,婉转的旋律让我感到无比的放松和美妙。

不恰当的比喻。就像两组腹肌之间片刻的休息。那个放松的状态真的是...世界都美好了...(删除线)。

我最常听的是Emerson String Quartet的演奏,比较喜欢他们的乐速,另外处理的比较干净和清晰。

弦乐组演奏的版本我找到的不是很多,卡拉扬和富特的算是指挥家里演奏的最好的了,但是由于弦乐团人数很多,乐速处理的比较慢,少了一些干脆,但是整个乐团的力量极其庞大,富特的版本稍软,卡拉扬的版本比较有力道。不过我最常听的是Australian Chamber Orchestra的版本,乐速和Emerson的版本比较接近,我喜欢快的,缺点就是开头有破音,很明显,然后细节处理的不是很好,有的地方感觉有些仓促。

第一个回复的曲可分析的太好了!我没有什么专业的知识,但感觉到133是一部伟大的作品,从非专业的感觉来看:1)我觉得整个作品都是建立在一对半音上的,所谓的一个主题,或者四个主题的分析,其实都回归到一对半音上,这一对可以正着,可以倒着,也可以被拉长或者所短。我不记得是谁说过,一个音符不构成音乐,是音符之间的关系构成了音乐。贝多芬在这里,使用了最简单、最短的的关系来创造这部作品。在op 106里,贝多芬成功的用3度的基础来写作,在133里,他已经仅仅需要半度!!在op 135等等典型的提出问题和回答问题的音乐里,他需要3个音来提问和回答(一般认为对应es muss sein),但是在这里,他只需要2个!!2)整部作品的节奏(或者音符的时间长度)也建立在非常简单的基础上,首先是等时值的音符,1+1的方式,连所谓的“Tied eighth notes”的休止时间和有声音的时间也是相等的关系,然后时值变成2+1、1+2、或者1+2+1等等,又构成了斯特拉文斯基所说极其丰富的节奏。虽然我没有能力进行复杂的分析,但是我觉得当我们人类的祖先第一次制造或者听到音乐这种东西的时候,从大自然,或者从他们的骨头管乐器、树叶乐器、石头节拍器里能获得的音符,以及时值,就是这么简单。我觉得,贝多芬使用这么简单的音乐元素,就是为了创造出一种能够感动所有时代人类的东西,事实上他也做到了!

同时,在开始的很多问题和矛盾中,贝多芬使用原始的动力来提问和冲突,但是在中间的一些句子里,他还是使用非常宗教性的句子(mi-re-re-do-so-fa-mi,在op 123等等晚期作品里常见)来回答或者抚平我们的心。我想所有的人一定是要回到自己的心的,无论他的心是在外面的上帝,还是在里面的自己。这样,贝多芬从原始的动机出发,用一种高度发达的文明来解决(虽然使用的动机还是最简单的),这不又是一种呈现人类意识进化的方式吗?!

我不清楚弦乐器的演奏方法,但是听四重奏的133,觉得里面的矛盾和紧张已经到了非常可怕的程度,确实令人很不舒服,但是当你想到这是贝多芬,你就会相信他一定会给你一个解决方案,但是神奇的是,贝多芬很难得的没有给出什么漂亮的解决,于是133就结束了。我只能非常粗鲁和浅薄地推测,贝多芬的意思非常简单,矛盾才是永恒的,矛盾就来自于这么简单的声音序列和时值;平静或者和谐是暂时的,因为我不得不给133一个结束。贝多芬给133写了一个四手联弹的钢琴版本134,这个听起来和谐很多,声部也清楚一些,没有那么矛盾。

133就好像一块石头,一块巨大的钻石,半音构成了钻石的棱,时值构成了钻石的面,因为构成元素太简单,这个钻石非常坚固,不能拆分,甚至连分析都是问题!因为构成元素太简单,所以用这个钻石的任何一处去划任何一个时代的人的心,都能轻松划破!

我还有一个非常粗陋的比喻,贝多芬中期的作品就好像一样,来自于复杂元素的裂变的能量,因为他有持续不断的产生和组织素材的能力,所以才能产生各种各样的问题、回答、以及解决矛盾的方案。但是现在,晚年的贝多芬的音乐,就好像氢弹一样,只需要用非常少,非常简单的元素来产生聚变,或者矛盾,就够了,这样就已经能像太阳一样照亮整个人类了。

当然,回到音乐的名字,为什么用赋格?因为只有赋格才能把这么简单的序列和时值组合起来,创造这么一块坚不可摧,无所不破的钻石!

散步的男人,田间劳作的农民,背着包袱满脸忧愁的行路人,拉小提琴的少年,蓬头垢面的孩子,马车里怀抱着哭泣的婴儿的妇女,还有冒着青烟的砖窑,小山一样隆起的麦垛,粗犷而富有生命力的原野,被风吹到半空飞旋的帽子……典型的欧洲十九世纪乡村场景。一幅幅快速变换的场景像色调沉重阴郁的油画,而伴随着这些看似杂乱无章的景象的是贝多芬的B大调大赋格曲。狂野的旋律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狂奔,又仿佛是人们在和命运做着无休无止的纠缠……

...我目前很喜欢巴赫,很让人安心...感受就是那是基于人性之上的自然,自然之上的神性。

老贝的大赋格,内涵之深感觉类似纵向横向之外的次元延伸感,听进去真的不太舒服,太费脑了......

但是先理解了一条旋律线,那种单纯的而丰富的表达,再去感受那种织体之下的一些巧妙和美感......每个人都别是一番体验吧...

我学习浅薄,没有得过系统的音乐训练…但是我听大赋格的时候有些喘不过气来,很压抑,但是这不是乌云滚滚的压抑,是那种有什么纠缠着你无法挣脱的压抑。



相关阅读:头头体育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