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头体育


当前位置:头头体育 > 解决方案 >
头头体育 解决方案
头头体育 解决方案
如何评价电影《明日世界》?

编剧Damon Lindelof认为,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太空竞赛时期,人们对于未来还是相当憧憬和乐观的。然而七十年代之后,悲观末日论开始蔓延,许多描述未来的电影要么就是少年互相残杀(一大波躺),要么就是机器人残杀人类,都不是让人真正憧憬的未来。编剧十分希望能重塑人们对于未来的信心,所以片中有许多致敬五六十年代的元素(good old days~)。

2012年,工作二十年的奋进号(Endeavor)飞船在洛杉矶退役的场景也让编剧感到有些伤心,尤其是最近NASA开始削减预算,停了一些项目,这也是影片中NASA发射基地被拆情节的来源。

影片一开始发生在现实中的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附近,女主是去阻止卡纳维拉尔角(Cape Canaveral)发射塔的拆除,这里是NASA所有载人航天飞船的的发射地。这个地区也因为航天中心的成立,区号设为发射倒计时的321。影片中还有一个小奋进号模型。

沃特迪士尼本人也是灵感来源,他曾在1950s提出一个类似于明日世界的项目EPCOT(Experimental Prototype City Of Tomorrow)),专门尝试和展示未来科技。这些都是在尘封的档案中找到的一个盒子里发现的。里面有许多稀奇古怪却引人入胜的想法、模型和图片。编剧在和迪士尼高层聊过最初想法后,就从高层Sean Bailey那里得见了这个神秘的盒子。

影片虚构的故事背景:在1889年世博会上,四位大牛:爱迪生、特斯拉(这二人能聚在一起!)、儒勒凡尔纳、埃菲尔聚在一起,成立秘密社团Plus Ultra(logo是一个加号和一个U,在埃菲尔铁塔的密码筒随机密码里出现过这个图案),他们希望建造一个未来城市。这个城市不为任何国家所有,不存在商业利益,而且要隐藏起来一般人找不到,除非被明日世界内部人士邀请。未来城市里有许多现代科技,比如手机、火箭,但百年前就发明出来了。1952年沃特迪士尼加入社团,并且开始在迪士尼乐园建造明日世界园区。本片最初的代号也是“1952”。

巴黎的迪士尼有类似于明日世界的景点Discoveryland,就是受到四大牛之一儒勒·凡尔纳启发而建。

片中有许多场景都来自迪士尼乐园。火车也让人联想到迪士尼乐园里的“单轨火车”,游客乘坐这种车可以游览整个迪士尼乐园。还有太空山、模拟太空船、模仿汽车测试的迷你车、小小世界、“文明演进之旋转木马”(Carousel of Progress)。而这些想法都是老沃特迪士尼在五六十年代就想出来甚至实践的点子。

影片里男主小时候就是在1964年纽约世博会上被邀请进入明日世界的。这届世博会意义重大。小小世界、文明演进之旋转木马,这些景点都是在现实中的1964年纽约世博会上,迪士尼受通用电器等公司委托打造的。世博会结束后都移到了迪士尼乐园。

片中的机器人叫做AA(Audio Animatronics,电动木偶),也是迪士尼在1964纽约世博会上首次展示的。片中的夸张嘴型刺客机器人、埃菲尔铁塔里的四大牛都应用了电动木偶技术。

在电影里的世博会场景中,还可以看到来自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白兔先生,和三只小猪里的大灰狼走在一起。他们都暗示了影片的主题:白兔先生代表像爱丽丝一样来到神秘未知领域尽情探索,而大灰狼代表像三只小猪一样被引诱欺骗结果落了个坏下场。

片中,黑人兄弟开的科幻周边小店“Blast from the Past”里的货架上有许多熟悉的身影,包括导演Brad Bird指导的几部动画《铁巨人》里的铁巨人、《超人总动员》里的不可思议先生、《料理鼠王》里的老鼠小米、《辛普森一家》,还有《星战》《猿球崛起》《飞侠哥顿》《禁忌星球》《地球停转之日》等等。

女主的皮带和《玩具总动员》主角伍迪的是同款,片中的武器也像巴斯光年的。

片中机器小女孩雅典娜在毁坏重启时的眨眼模式,和Wall-E重启时的眨眼模式一样!

小店老板黑人兄弟的角色名叫雨果(Hugo),致敬科幻文学先驱雨果·根斯巴克(Hugo Gernsback),科幻文学界最著名的雨果奖就是以他命名。老板娘角色名叫Ursula,致敬雨果奖多次得主、著名科幻小说家娥苏拉·勒瑰恩(Ursula K. Le Guin)。

Brad Bird曾为2015年度大片《星球大战7: 原力觉醒》的导演首选,他也是星战脑残粉,但是因为考虑到本片的原创性,觉得机不可失,因此推掉星战导演一职......

编剧Damon Lindelof曾是《Lost》《普罗米修斯》的编剧。他说男主的角色最初就是按照乔治克鲁尼设计的,一直在想找个像克鲁尼的演员。后来干脆一横心,抱着沃特迪士尼的盒子就去找克鲁尼出演。克鲁尼看过剧本就答应了(本来就是按他形象写的)。

明日世界中的白色未来建筑是在西班牙巴伦西亚艺术科学城的图像基础上修出来的。艺术科学城建在突利亚河河床上,由西班牙建筑师Santiago Calatrava设计,1996年7月开始动工,2004年建成并投入使用,极具未来感。

影片拍摄地还有英属哥伦比亚、阿尔伯塔、佛罗里达、巴黎、巴哈马伊柳塞拉岛、洛杉矶和明日世界。

在欧洲,片名Tomorrowland由于已被一个同名音乐节注册,只能改称“Disney Project T”;而这个音乐节要想在美国演出,也必须改名为TomorrowWorld。

女主角全名叫做Casey Newton。把Casey倒过来念就是Isaac,Isaac Newton是物理学家牛顿的全名。

而男主全名是John Walker,和导演Brad Bird一位长期合作(超人特工、铁巨人)的制片人John Walker同名。

明日世界里一块石碑上的“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Imagination is more important than knowledge)”是爱因斯坦的名言。

来刺杀Casey的夸张嘴型机器人名叫Dave Clark,他们一共有5名刺客,其实是向六十年代著名音乐组合The Dave Clark Five致敬。而女主也有穿列侬T恤的场景(浓浓的五六十年代情怀~)。

女主被警察抓后释放时,还回的物品里有一包Beeman牌口香糖。在91年迪士尼电影《The Rocketeer》中,男主火箭人就喜欢带着一包Beeman牌口香糖,觉得可以带来好运。而且该片的男主就是背着一个很像明日世界男主发明的喷气式飞行背包。

事实上许多飞行员都会在上飞机前带一包,最著名的是二战时期美军王牌空战英雄Chuck Yeager(现年92岁,前两年还在飞行),也是NASA试飞员,第一个突破音障的人类。他对于这种口香糖的魔力几乎达到迷信的程度(可能和品牌名有关?蜂人)。

本片为全球杜比影院上映的首部Dolby Vision影片,杜比可能将挑战IMAX。

女主Britt自小开始演艺事业,当时结识Hilary Duff等童星。她现在男友是《移动迷宫》男主,两人通过合作2012电影《第一次》结识(俩人激动起来挺像)。

The Hollywood News: QA with Damon Lindelof

《明日世界》是一个活生生的案例,为我们展示了迪士尼公司是如何将一种典型的好莱坞电影类型或者说题材「迪士尼化」的。这里的「迪士尼化」是指一种只存在于迪士尼公司出品电影中的技巧和策略,它们用来迎合这家公司的特定观众群 ,并反映出一种固定的世界观。

当代好莱坞电影公司大多可以互相替代,一部影片更换片头的厂标,观众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因为古典时期延续下来的片厂风格(house style)早已荡然无存,但迪士尼或许是唯一的、小小的例外。这家电影公司从上世纪二十年代开始,就持之以恒地为千百万计的观众提供适合全家观赏的娱乐产品。它的合家欢模式一代一代地传了下来,一开始只限于动画片,后来也包括一部分真人电影,使得迪士尼公司的许多作品具有了相对明显的可识别性。

《明日世界》是科幻片,准确地说它涉及到科幻电影中两类基本情节,一是未来乌托邦,二是时空穿梭。这两类情节都是我非常感兴趣的,所以我一开始对这部影片有所期待,但看着看着就发现,《明日世界》几乎让我的大部分期待落空了,我想是因为那些特定的期待不符合「迪士尼化」的要求,或至少是因为影片导演没能很好地处理「迪士尼化」。

在这部影片中,乔治·克鲁尼饰演的弗兰克和少女凯茜都先后目睹过未来世界的模样,但现实的世界却即将面临毁灭,他们要回到未来世界,以期挽救地球,改变人类的命运。这听起来像是一个比较硬核的科幻片吧?实情远非如此。

当「未来世界」真的出现在银幕上时,那种浓郁的主题公园设计风格让我立刻意识到这是在为未来的衍生游乐项目做铺垫,其实片名Tomorrowland已经说明了这一点,它本来就是迪士尼公园中未来主题园区的正式名称,现在被直接用作电影片名。有了这种先入为主的想法,我看到影片中展示的那些未来的交通工具、城市建筑,就觉得出戏了,总觉得是在游乐场过家家。

「迪士尼化」主要反映在它的分级(PG)和家庭电影的定位,这导致该类科幻片中应有的一些吸引力和卖点无法使用。比如男女主人公弗兰克和凯茜在过去、现在、未来几重时空中跳跃穿梭,正常的科幻片多半会在这些地方设置一些小小的叙事障碍,给观众带来逾越障碍的快感,这部影片恰恰相反,它可能怕一部分观众年龄小看不懂,于是在某些节点反复提示,于是在明眼人看来就特别无聊。每一次穿梭,几乎都没有时间跨度感,让人觉得只是从一个地方转到了另一个地方,这种用地点跳跃来偷换时间跳跃的处理,可能也是低龄化的一种考虑。

地球为什么即将灭亡,这个影片中的关键问题被弱化处理。结果说是只需要弗兰克和凯茜炸掉一个设备就可以拯救地球,而这个设备之所以影响地球的命运,是因为它会改变地球人对未来的信心。也就是说,只要人们有决心和信心,地球就可以存在下去,如果失去了希望,那么就没有前途。这种有志者事竟成的鸡汤信条一直在影片中被灌输着,只不过美其名曰「未来乐观主义」。毫无疑问,所有迪士尼的电影几乎都必须是乐观主义的,这是该公司的基因,但未来乌托邦电影恰恰应该是最少乐观情绪的一类电影了,未来没有希望,科技遭到滥用,人类自作自受,即使主人公最后完成任务,那也是惨胜如败的局面。可是在《明日世界》中我们几乎体会不到有什么让人觉得悲观的地方,凯茜被选中就是因为她永不放弃,这种精神胜利法带来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因为任务本身极端简单,不需要过程,不需要设计,不需要智慧,只是和反派简单地打一打就能完成,导致几乎没有可以勾引观众悬念的地方。

与其说《明日世界》是一部科幻片,不如说是迪士尼擅长的魔法片,影片缺乏一个统一的科技观作为基础。所有未来的东西都是理所应当地存在着,那些机器人、飞行器,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按照剧情需要好似橡皮泥一样可以随意捏造,例如弗兰克随便就弄一个远程传输的机器出来,反正他们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

既然是迪士尼电影,主角儿童化也不令人意外,三个主要角色一个少女一个幼女,还有一个是大叔。略显诡异的是大叔和幼女最后朦胧地谈起恋爱来(当然他们在剧情中可以视为并无年龄差异,因为一方是根本不知年岁为几何的机器人),这种恋童癖处理是全片唯一不「迪士尼化」的地方。然后就是几乎没有任何血腥场面,影片中是有少量暴力镜头,但因为被暴的对象是机器人,针对机器人的暴力当然可以用幽默化的方式来处理,于是毫无恐怖和紧张的感觉。

「迪士尼化」是许多迪士尼电影得以成功的重要原因,就这一点而言,历史是它自身的证据。但《明日世界》的「迪士尼化」有些过头,削弱了这类电影原本最具魅力的地方,因而让人觉得索然无味。或许也因为,成功的迪士尼电影会让我们无视「迪士尼化」的存在,正是由于这部电影拍得不太理想,「迪士尼化」的蹩脚处理才处处提醒我们注意它的存在。

看了这里很多答主的回答,特地在去影院前降低了自己对这部片子的预期值,看完回来觉得还是远没那么糟糕。有些人呀,自己心中的小孩被自己或者被社会杀死了可不可以不要出来祸害别人心中的那个小孩?我心里的那个小孩大概还能多活几年,我要趁他还活着的时候多些梦想和感动,少些价值判断和衡量。

本片特效很赞,想法真的很好!但剧情铺陈不到位,片中人物、情节和逻辑都显得不够饱满,尤其是半道上杀出来那个“反派”,片尾一场打戏场面又小。但是如果你内心还住着一个小孩,这些不够饱满的地方都能被自己的脑补填满的。从某种程度上说,这部电影的确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电影,但是它却成功地给我营造了一种氛围,能让我脑补出很多剧情本身交代不是很够的细节和情绪。可以这样说,这部电影给足了你YY的空间,你能看到什么,感受到什么,取决于你自己,你的梦和遐想。这不就是电影作为一种艺术的“造梦”特质么?

在互联网和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我们每天要处理巨大的信息,其中不乏各种因为科技文明发展带来的危机:全球变暖、水资源污染、贫富差距分化等等。

而很多文学和电影作品则打算通过渲染这种末日气氛,希望激起人们的警醒,从而改变世界。

然而心理学告诉我们事实并不是如此,人们面对危机,特别是由于全球化和工业化产生的特大危机的反应并不是警醒,然后去想解决方案,而是被吓到,然后选择逃避。

然后忽略这件事情获得一种心理上的慰藉。就像Casey的老师一样,被Casey问到我们能做什么的时候尴尬地让学生下课。

是不是发现这种场景似曾相识,拥有鸵鸟心态的人在我们生活中其实无处不在。

量子力学告诉我们未来不是根据现在就完全确定的,而是一种种不同结果的概率。

现在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扰动未来的导向,在真正的未来到达之前,谁也说不准这个骰子最后会落在几点。

有一部分人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然后顺利成章地无所为,比如面临失业的Casey老爸、年老时期的Frank。

有一部分人倔强地相信通过改变现在,我们能获得一个好的未来,比如Casey和年轻时候的Frank。

Recruiter通过徽章让人家看到一个美好的未来,让别人相信未来是美好的,从而让美好未来的概率增大。

Nix通过超光子发射塔,让别人相信未来是灾难式的,从而让灾难未来的概率变大。

Casey和Frank的特别之处在于,他们面对Dream killer的否定时,表现出来的是那种无理由的乐观和永远不放弃的精神。

所以有了小时候的Frank凭着成功几率微小的喷气背包依然相信能入选进入Tomorrowland一份子,而Athena特别给了他徽章的镜头。

所以有了Casey在课堂上倔强地屡屡举手问老师解决方案老师无视她的镜头。

所以有了Casey和她弟弟Nate第一次对话是围绕着Tiny change can make a huge difference in the future这个话题展开。

所以有了Casey为了让Frank带自己去未来世界把一个拖拉机烧掉的镜头。

所以有了Casey在Frank的相册边上,找到1964年博览会传单上面写着“Never give up.的镜头

所以有了Frank带Casey上时间塔时,让她什么都不做,Just be your self. 的镜头。

所以有了Casey坚持要求知道末日到来的日期并不相信它的时候,Frank的末日概率瞬间下降。在超光子塔看见了末日还冲到Nix前面,质问他还有机会,为什么不告诉世人,超光子成像一瞬间变成好的未来的景象。

因为Casey、遇见Casey之后的Frank、Athena就代表那头the wolf of light and hope.

只是Frank被超光子塔预示的未来吓到了,失去了信心,离开了明日世界。Athena重新找到候选人Casey。

所有的一切,最终表现为Casey看到灾难未来后仍然不放弃,冲到Nix前面质问他,而超光子传来的信息出现了短暂的美好未来。

影片的最后,58天后,世界依然很好地在运转,第二代Recruitment计划开始。

而电影只用了一个很小的细节来展现未来的可选择性——Athena看到Frank的超光子成像被击中气化后飞身扑向Frank,救了Frank一命。未来被改写。

而象征着对未来灾难想象的时间塔被炸毁,象征着乐观想象的徽章被重新制作。

现在太多的灾难片流于市面,不要说儿童了,就算是成年人看了之后很可能都会渐渐认为未来就是这样充满灾难,而作为一介草民的自己显然是无能为力的。

儿童的世界观未形成的前提下,得到的如果是充满灾难性的信息,那么他们以后很可能也会成长为新一代的犬儒主义者。

这时灾难片已经失去了警醒人的意义, 变成了一种消费品,就跟Nix说的巧克力手指饼一样。

导演把如此宏大的未来议题包装成儿童能接受的童话,显然是件非常难的工程,于是剧情后来的牵强,反派塑造的薄弱的硬伤也开始突出来。

导演也说过,想把这部片包装成一部下到儿童,上到老人都能一起吃着爆米花看的“合家欢电影”。

迪士尼尽了力,投了1.9个亿去创造一个宏大的布景让别人直观地看到未来,请来了《普罗米修斯》和《迷失》的编剧蒙·林德洛夫来写剧本。

影片首映前夕导演布拉德·伯德,乔治·克鲁尼和布丽特妮·罗伯森都来了中国造势。

布拉德·伯德为了这部片推掉了星战7,而乔治·克鲁尼则是为了自己的电影首次来华。

众所周知,中国当今的迅猛发展让世界让中国成为一个环境问题上的主要战场。

如此强大的发展动力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污染源,也成为了世界上最富有创新可能性变革领地。

也许布拉德·伯德和乔治·克鲁尼是来告诉我们,Feed the right wolf.

有人说Tomorrowland这个名字是坑爹,根本不是什么未来世界,只是一些很厉害的人创造出来的一个很厉害的同一时间的世界罢了。

我觉得导演另有深意,Tomorrowland确实是我们的明日世界,而决定这个世界是好是坏,钥匙就在我们的手上。

Nix关闭了通道后的明日世界也好,我们的世界也罢,都需要更多的梦想家去推动它走向一个好的未来。

但能确定的是,一群倔强的梦想家在一起,走向一个更好的未来的概率会变大,这也是第一代Plus Ultra 的心愿。

非常同意@罗登分析的“第三幕开始质量下降”与@magasa指出的影片质量问题根源:PG级的定位。

然而这部片的失败影响最大的并不是影片本身,而是进一步打击了好莱坞投资原创大制作电影的积极性。近几年来,电影票房几乎已经续集、翻拍、重启占领了。去年全球票房前十的电影里,仅有《星际穿越》一部原创作品。而今年目前为止的卖座大片仍然是《速激7》、《复联2》这样的续集电影。

反观原创大制作,1.76亿美元成本的《木星上行》不仅口碑扑街(烂番茄25%),1.8亿美元的全球票房成绩可以说是惨败。而1.9亿美元成本的《明日世界》,目前口碑整体平庸偏差(烂番茄50%),美国本土首周票房3302万美元,远不及今年同样是迪士尼出品的PG级影片《灰姑娘》的6787万美元的首周票房,甚至不及次周的3496万美元。可以预见的未来,这种原创大制作电影会更少。比如迪士尼在经历了《火星卡特》、《独行侠》、《明日世界》三连扑(前两部尽管并非原创影片,但并不是传统的迪士尼题材),今后几年真人电影估计只能老老实实继续炒《加勒比海盗》、《星球大战》的冷饭+翻拍童话了。

故事从开场到回到真实的明日世界(残破),是可以看的。但是从这以后到结尾,都是很难看的。

整个故事在逻辑上,情感上都站不住脚。我觉得导演有一点不是特别牛逼的想法(但是自己觉得特别牛逼),又坐拥《Mission: Impossible 4》巨大成功带来的迪斯尼的绝对信任,所以胡来了,真的没什么硬货就开拍了。

后面的不用说,那就说前面,其实前面的剧情有高有低,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好,也有不少地方是强行过关的。开场的特效,我个人认为也是中等水平,这种未来科幻的玩意儿,有ILM之类的在,基本闭着眼睛给他们就可以。并且很明显,那就是一个展示,没有半点的剧情带入和世界观带入。

Britt Robertson 的表演真不错,一颦一笑都很带感,一直撑着我往后看,但是Raffey Cassidy出现以后,她被瞬间秒杀,完全沦为酱油角色。看到逃离Frank湖畔之家的段落的时候,让我想起导演前作《The Incredibles》,基本特别着迷于各种奇思妙想的机关陷阱之类。

大段的车内对话戏为了交待剧情,显得比较冗长,因为很多逻辑设计并不硬朗,一定要解释。为了避免过于冗长,于是设计了不少小噱头,看的时候一笑,过后觉得比较无感。反派太无聊,太无聊,简直不值得说。

在埃菲尔铁塔发射,很有点拍大腿的感觉,前面也没有交代,反正告诉你就行了,“看特效坐好,少BB”的意思。两次时空穿梭很接近,显得很重复。

后面的终极Boss战简直没法说,场面小到不能想象,就是几个人在一个电视摄影棚大的地方打来打去,然后结束。

重点来了:克鲁尼大叔和小萝莉雅典娜的爱情简直是神来之笔,绝对的精髓,可惜可惜,不能搞成主线,怕孩子们想歪歪。也因为这个桥段实在太有内涵,所以女主角真的靠边站了,最后拉响手雷炸碉堡的光荣任务也没给他,号称科学奇才的女主角,一个手雷开关也搞不定,不科学。

看着一对恋人生离死别,我觉得这才是故事的主线啊,扯什么人类的未来要有信心啊之类的太扯。好了,果断放弃萝卜森,关注我的新女神Raffey Cassidy了。

最后想说,看着电影觉得世界特别小,就那么几个人,感觉不是讲那么大主题的片子。最后遴选一批天才人士的蒙太奇很扯,很无感,为啥都是同时摸徽章,都出现在麦地里?关键还在于,这里面又有黑人,又有亚洲人,又有男人女人的追求政治正确(不能全是英美白人啊),那为啥要宣扬“人份三六九等,有些人天生比别人天才”这种政治正确度为零的精神呢?

看了这个采访,我不知道这几位是在说胡话还是真的沉浸在其中不知道怎么回事,都好像很有信心的样子。我特别想知道他们看了影片之后什么感觉,或许自己不觉得也说不定。

星野我不是瞎子,电影结构的问题我早就听说,关于预算、演技、公益广告那等子事,我也累看。

就说这豆瓣太不负责任了!明明说是虎头蛇尾,俺就仔细把这以上几笔烂账加起来。思量许久,决定这想必是一个不容错过的蛇尾,乃亲自买票观赏。万万没想到在电影院白等这么久,翘首以盼的大烂尾也是并没有出现,我也只好落寞地回家伤心。

回来想想,也许所谓盛传的烂尾不过是因为最后电影变成了打倒豪斯大叔,推塔拯救世界,然后再来一则正能量说教罢了吧。而我正好是那个完全不在意这些细节的好男人——我在意的是它烘托出的立意,谁在乎自由女神像身上到底落下过多少鸟屎,才考虑要不要感叹它的壮丽。

好吧,这个比喻很糟糕。但是更糟糕的是,我可以想象无数和我一样的人,看完一场场电影——它们不完美、但却投射出一片巨大而震撼的世界,或者在某一瞬间闪耀出足以覆盖这电影结构本身的人文光芒——当我们被这样的时刻所感动时,我们总希望在这里诉说和表达,却发现这样脆弱的感性在恶评如潮的结构流、逼格流中完全无法存在。

所以我知道了,原来《明日世界》中表达的概念,正好投影在我们对它的看法之中。

世界很糟糕,是的,我们都知道——但是指出世界很糟糕是容易的事,不放弃(“Not giving up”)才是真正困难的。这电影结尾有点suck,我们很容易指出来——但真正困难的是,去掩藏我们最容易暴露的不满,而去放大它所传达的真正重要的声音——梦想和希望。

大家都说,它只是迪士尼赚钱的广告,但我们谁不是生活在巨大的广告之中呢?多少人在相信这社会没救了,多少人在豆瓣传达这部电影一无是处,多少人在告诉那些梦想家放弃不切实际的理想,多少人用理性标榜自己而极力打压感性。一如电影中的时空侦测塔,正是我们自己不断地在给这个世界播放消极的广告,影响着我们自己和下一代,因此这地球才会只剩下58天的寿命。而我们并没有想过的是,广告在盈利之余所存在的意义,我们太过在意动机,以至于忘记表达和利益从来不能离开彼此。因为哪怕是一首再感人的歌曲、一本再真挚的书籍,也是离不开封面和包装的。当马丁.路德金站在演讲台上,我们都知道它的讲稿要经过反复的推敲和修饰,所以也许它并不是真情流露——但是这并不妨碍“I have a dream”成为1963年最震撼心灵的一句话。

当然,我们也不可能让世界填满相信广告的梦想家或者多愁善感的绝对美学者,唯心和唯物、感性和理性都应该保持各自的张力。毕竟李安需要他的老婆才能成为伟大的导演,木叶需要团藏和宇智波鼬才能明媚鲜艳。有人要仰望月亮并走向远方,有人要帮梦想家去捡六便士路费;有人要背负黑格尔的“绝对精神”向至善,有人作为“里子”去帮面子上的一代宗师杀人。

同样,在豆瓣里太多人要给《明日世界》差评,显然超出了平衡。因此我才决定,我要放大这希望,故而打了个五星不算,我还要认真写一写为什么它值得放大。

1.利用我们的想象力,假如我们知道了自己确切死亡的时间,那么我们的态度应该是什么?

这个问题可以大也可以小,如果按照直接指代剧情中末世的情节,那么一般就只有两种答案:一是人类意识到冰山的存在,集尽全力发挥主观能动性去改写命运,即使末日并不向今天的我们“索要任何东西”;而电影里发生的是第二种答案,即人类尽管得知了末世的景象,却仍然加速“sink the boat”,趁末日来临前掠夺更多的资源。因此,就像一个身患重症(还不是绝症)的病人是选择积极治疗还是及早行乐的问题上,人类基本上是选择了后者,因此沉船的概率达到了百分之百。豪斯大叔最讨厌的就是病人放弃治疗,顺理成章放弃了人类的世界。

如果这个问题往大里问,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接受死亡态度的问题——它更像是尖锐地向整个人类提出对自我价值的反省,让我们反思在面临必然的死亡时,作为人类中的一代应该在有限的生命中扮演怎样的角色。这是讨论人类生命存在与虚无的问题,是哲学三问中“到哪里去”的问题。

既然是哲学,迪士尼最不能忽视的两种答案显然是存在主义和虚无主义(以及它们的前身和衍生),几乎所有哲学家都要讨论这基本的问题。而在这类问题中较为显眼的有海明威、萨特、森田正马、李耳这种逼格极高的人物,也有脍炙人口的《搏击俱乐部》、《现代启示录》、《2001太空漫游》乃至姜文等人的作品。所谓存在主义,是指我们在认识到人类在宇宙中的存在是并没有什么目的的,但是人类可以通过自己的态度、行为使自己的人生具有意义。这简直就是满满一桶正能量——尽管对于迪士尼来说仍然现代对现实的妥协,毕竟它曾经代表纯粹的浪漫主义,而不需要考虑是否大背景是虚无的问题。

从某种程度上,这也体现了唯物和唯心的交锋。因为迪士尼的概念本身就建构在一种现实中不可能达到的童话般的美感上,它是唯心主义文化有史以来建立的最有影响力的一座堡垒——数不清有多少次,迪士尼在电影中先是理性地体现现实有多么suck,然后到最后却提出只要有梦想和勇气就能改变世界;而在《明日世界》中就更直白地采用了“只要身怀伟大的梦想的主角中断传递负能量的广播(由理性概念主导的数据),世界就能得救”的情节。这相当于与理性主义指导下的宿命派(决定论)直接宣战,就差更进一步与理性主义本身撕逼了。

看到这个问题可能会联想到那一类经典时空穿越中的因果问题,但其实在本片里很难说涉及太多如此艰深的问题,毕竟它是儿童电影。但是如果不真的讨论一下,仿佛又错过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比如说在时空侦测塔中我们可以看到几秒中之后的未来,乃至整个人类文明的未来——如前所述,这都是建立在理性主义的参数下的,但每当女主角表达勇气、梦想的时候,就会出现极小的可以改变世界阻止其灭亡的概率——而它与世界灭亡的可能性只差那么几毫秒。

既然牵涉到概率问题,如果允许量子力学在这里横插一脚,我们就该知道有一个经典的双缝干涉实验、海森堡算不准理论、薛定谔的猫理论。我虽然不太熟悉,但记得大概的论述是:当你去计算一个粒子乃至一件事情的走向、概率的时候,你永远无法同时得知这个粒子的动量和位置;或者,你无法断言一只精心装置的黑箱里一只猫的死活直到你打开箱子看到它的瞬间。当你未曾真正观察一件事物时,所有参数都呈波状在“概率云”中蔓延;但当你成为观察者并试图去计算这些事物时,波状函数就发生了坍缩,一切都变成一个固定的结果、具体的形态——用最简单的话说,当你没有看到月亮的时候,月亮是呈波状弥散在概率中的(不确切存在的);而当你转头看它时,由于它的波函数发生了坍缩,于是月亮才出现在那里(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此花的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心学宗师王阳明)。

现代科学产生一系列难以置信的结果,简直可以说是玄幻。乃至于《三体》里面直接解释成外星人对人类实验的恶作剧;乃至于有一部分科学家竟然接受了“意识”本身可以作用于现实世界;乃至于佛学、道教到今天从“上帝粒子”等各个量子领域乱入科学世界。物理学被唯心主义攻破早已不是新闻,而现在很多科幻电影作品也越来越跟“意识与真实”的主题挂钩,大卫.休谟和贝克莱如果活着在这个时代可以成为最神经刀的导演。但是其实,谁都不知道问题的答案;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一切只取决于我们所想相信的“真相”。

迪士尼,选择了活在一个美丽的真相里——当我们计算世界灭亡时,一切理性概念发生坍缩,末日一定会到来;然而当我们不去计算而是选择意识的力量(主角所具备的)时,我们就获得了重生的概率。

以上问题二中提出的想法,仅仅是我个人所见。毕竟同是蒙娜丽莎的微笑,有人可以看出温柔,有人看出邪恶,就不排除有人看出一篇长达几万字的狗血小说。

在这个问题中我想回归迪士尼在这部影片中对结局更有可能的解释:那就是从纯粹心理学角度,世界之所以灭亡是因为人类在头脑中建构了这样的“idea”。你可能会联想到《盗梦空间》或者心理学上的暗示效应。因此,植入毁灭的概念本身是否成为导致恶性循环并实现该命运的原因,预言存在的事实造成了预言的实现。显然这个说法似乎比量子力学靠谱一点,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推塔”就可以拯救世界——正是要通过消灭这预言的存在,而阻止预言的发生。

有一个经典的质疑是,当我们头脑中想象杀人时,我们从本质上其实已经杀人了。那么当我们头脑中长期建构了末日到来的理念,是否说明我们已经具备了迎接这种结局的一切条件呢?

当这样一个“idea”在头脑中盘踞太久,人们的集体潜意识也就“embrace”了这样的结局,于是开始选择了不负责任地生活,泰坦尼克号因此不得不沉没。用迪士尼的口吻,那就是你们如果不相信圣诞老人,那么圣诞老人就真的没有存在过;你们都相信地狱会到来,那么就一起go to hell吧!

而迪士尼的“英雄们”的任务,正是消灭人类心中属于撒旦的“idea”,给世界带来希望和光明的“idea”,并且时时刻刻提醒人们“giving up”是很容易的,难的是产生“ideas”——而这正好是影射的迪士尼自己,一个用童话拯救世界的存在。不仅如此,迪士尼还要招募所有这世界上“not giving up”的天才和梦想家,一起去建筑象征人类绝对美好概念的明日世界。因此到了影片最后,说它是迪士尼自己的广告也毫不为过,只是何必对这样的广告反感呢?我觉得看上去很美。

影片的最后,阳光照耀的麦田下,一个个梦想家从田野里站起来,历经多少孤独和艰辛从人类中萌芽而出的希望和创造力,在那一刻绚烂绽放。我联想到《麦田守望者》,那个表面上愤世嫉俗的男孩在内心里却守望这一片美好的麦田,只愿意一辈子守护着在麦田里玩耍的孩子,让他们不要走向悬崖。最困难的是,即使在认清了背后丑恶的存在,却仍然选择守护这世间的美好——如果这也是广告,那我情愿冷酷的现实中有个声音能告诉我“不要走开,广告马上回来”。

也许,在所有人都接受走向悬崖的命运的今天,我们需要一个这样的守望者。如果我们自己无法做到,知道有迪士尼在有意无意地尝试,我也觉得欣慰。

电影到了最后为了努力把概念托出,在故事情节上稍显薄弱,但是闪光点仍然不少。即使在最惊艳的“埃菲尔铁塔发射”之后剧情“急转直下”的时候,我仍然能在雅典娜临告别之际,那种淡淡叙述的氛围中找到许多科幻影片令人感动的影子。仿佛又看到《终结者2》里面施瓦辛格沉入火海中前最后竖起大拇指,看到《银河护卫队》里树人最后说出“We are groot”,还有《蝴蝶效应》、《死亡幻觉》的结尾等,它们都是最美的叙述,不应该埋没在对一部电影简单的定义之中。至少我感动于迪士尼仍然努力地让我们相信即使在机械论(programing)的终极代表——机器人身上也能找到一棵人性(personal)的稻草,即使在理性主义的功利浪潮激烈拍打下,它仍然张开双臂只为守护身后单纯的世界。

当然,我也总是禁不住在想,如果影片能够有一个《苏菲的世界》式的结局,最后不是讲道理而是仰望星空和思考,是否会更加美好?

影片有一度接近这个结局,那就是在推倒命运塔之后,还未交待人类的真正结局之前,两个主角在一片安静的树林下坐在树下思考。

银幕上,我看见树上的叶子闪烁着紫色光芒,恍惚间竟感到某种禅意。其实电影从最开始的倒计时就已经提示,当面临我们的死亡时应该是一个怎样的态度。整部电影就像一个生命在轮回中的追问:当知道自己必然迎接生命、记忆的幻灭,我们在这样的生命中应该如何存在?我们是否因为见证、接受了这样的命运,而就停止修行自己的生命(或者地球的生命),只去贪图现世的享受?我们是否因理性拥抱了物质生命的虚无,就失去了让精神走在路上的勇气;是否因为轮回的现实中受到的苦难,就失去了爱这个世界的能力?

作为被理性和感性双重折磨已久,却还是如此热爱这世界的这么一个人,我今天也做出了选择。也许我还是要死,也许生命的虚无以及命运的冷酷仍然是无法改变的参数——可我,选择给这部电影五星。

恍惚记得,黑塞的《悉达多》之中,年轻迷惘的乔达摩.悉达多在追寻真理的路上碰到了未来的自己(佛陀)。那时的佛陀早已参透世界的真理,他就是悉达多未来的命运——这命运似乎已经是完美,悉达多只要用余生追随他就可以拥抱真相,而不需要继续在路上经受苦难和时间的折磨。可是悉达多并没有停下他的脚步,佛陀也没有阻止他。

感谢《明日世界》感谢乔治·克鲁尼。感谢编剧、感谢制片、感谢把这部影片送上银幕的人。

这部影片深刻反映了美国右翼的世界观的影片。虽然说教痕迹挺明显的,但是用心良苦。我个人是非常喜欢的。我梦想过拍这样的一个影片来献给这个世界,感谢《明日世界》已经将完成了这个使命。

影片的核心思想: 有两头狼,一头叫黑暗和绝望,他们总是在争斗。一头光明和希望。哪只会赢?

70年代,我们喂养这光明和希望的狼,而90年代之后形势开始反转,我们开始疯狂的喂养黑暗和绝望的狼。计划生育、环境危机、气候危机。媒体不断的渲染黑暗和绝望的氛围——我们以为我们在『拯救地球』,但是实际上,我们只是在把我们的船凿沉。

台词:每个瞬间,未来都可能变得更美好。但是你们却不愿意相信。正是你们不愿意相信,你们才没有努力让它成为现实。你们总是想着未来好可怕。你们迫使自己接受了它。

影片最后,提议所有的梦想家联合起来,不分种族,撒播希望的种子,迎接或者说打造富足美好的未来。

有这么种人,老是有这么种态度,“我是阅片无数,身经百战了。这种鸡汤我见得多了,灌我不醉”。你就是这么种人。然而这并不是说你失去了感动的能力。如果运气好,总会在某部电影里,发现某段戏,感觉是如此契合你某个时候的某种心境,而演员的演出、整体画面表现、音画配合等等又如此恰到好处,你只好顺理成章地感动。

1.凯茜通过徽章幻觉进入明日世界。有个孩子,因为不服气人类不再发射火箭探索太空而想尽办法搞破坏阻止发射平台的拆除。你跟从她看到一个未来,崇尚创意和勇气,各种不可思议的技术冲破她最狂野的幻想。20光年的星际旅行就像一次寻常的远足,而飞船上给她留了一个位置。你跟从她,看到一个愿意其实现并愿意为其实现而奋斗的未来。你跟随凯茜,有一种重温儿时梦想的感动。

2.弗兰克深情凝视即将自毁的雅典娜。有个天才男孩,十二三岁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女孩儿,她告诉他一个未来世界的秘密,陪伴他做实验,分享他每一个新发现的喜悦。然而事情总不能如愿,天才男孩变成了满腹牢骚的大叔。对注定完蛋的世界满腹牢骚,对他曾经倾注过最纯真感情的女孩儿满腹牢骚,因为她是个没有感觉的机器人。直到她为他挡枪,将私密日志向他敞开。误会消解,事情应该回到本来的样子了,但她还有使命要去完成。你跟随弗兰克,有一种念念不忘四十年,一朝失而复得,却马上又要分离的感动。顺带一提,一个老男人深情凝视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怎么化解掉这种不协调感?小拉菲老到的表演提醒你,雅典娜事实上有起码几十岁的记忆,而乔治克鲁尼准确地将弗兰克那种”面孔大叔,内心依然技术宅初恋小男孩闹别扭“的感觉传递出来,将将消去了这种不协调感。

3.各个为了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专注做自己事情的人收到徽章。不知道为啥,这里就是很感动。

其他瞬间有待发掘。自然,整个电影难称完美,比如铺垫太长,展开之后又太仓促;比如挖好的坑不填(凯茜父女的关系啊,那个着墨这么多的帽子居然就这么吹跑了然后就没了?!);比如弗兰克与雅典娜感情副线喧宾夺主;比如治愈一个世界的办法居然是将它急需的实干型梦想家拐跑……一定要挑刺的话,自然总还有能挑出来的地方。但你总得问一问自己,你看完一个电影希望获得一个什么结果。就像那个印第安寓言……

你心里有一条阅片无数因而愤世嫉俗的狼,有一条时刻寻找感动的机会并抓住机会感动的狼。哪一条会赢?

本以为是个引人深思的末世科幻片,没想到却是个青少年片。前半部分挺玄,让人还有点兴趣,越到后面越荒谬。拯救世界的办法居然就那么简单,而且居然那么多天才都想不到,就等着女一来指点迷津。反派弱到极点,死的莫名其妙,最后的大战仿佛街头混混在扭打。

另外,感觉未来世界去掉了光影特效之后,就和一个普通的飞机场没什么两样。

不过,Raffey Cassidy实在太美了,浑身自带光环,让人眼睛移不开。

一个是小正太拿着自己的飞行器说“虽然它没什么用,但假如人们看到自己头上有一个小男孩飞过人们会感觉到充满了自信”

这些都在开头,看到这两段的时候我感觉诶呀卧槽真棒,谜之感动啊,这电影大概是要讲关于那些没有什么卵用的科技发明的存在意义?

他们一堆人在另一个维度创造了一个特别牛逼的世界,然后让被选中的这边世界的dreamers通过徽章看到那个世界那么牛逼,然后心中充满了希望和自信,就tm好像看见头上有一个小男孩在飞似的……绕了那么大的圈子!创造了一个世界!就为了!给这边人!看一眼!来激励他们!

反派也是神逻辑【我给愚蠢的地球人看了毁灭的未来他们居然没有受到惊醒所以他们毁灭去吧!】

其他小bug更不用说了,通过女主使用徽章的过程来说,那边的世界与这边的世界应该是等比例的,然而世界各地的人最后居然都出现在了统一麦田里?

一边说着建了不改建的东西一边等女主说了后才醒悟诶呀那个时空啥啥啥来着(刚看完就忘了的老年人记忆能力)原来不应该存在咱们炸了它吧

未来也好,人和人工智能的恋爱也好都是挺好的线,都讲了结果就是哪个都没讲明白乱糟糟的一片

虽然吐槽了那么多,可是开头我提到的那两个小段我真的挺喜欢,多多少少感动了一下

又名《George Clooney之我作为一个54岁的前钻石王老五兼现任怪蜀黍是如何费尽心机地希望逗人工智能小萝莉一笑而逐渐跟她暧昧不清并慢慢离群索居一人独居搞得人家以为我有恋童癖于是在惨遭一群混蛋机器人追杀后名义上为了拯救全人类不得已忍痛将小萝莉扔进某个忘了名字的球里自爆以自证清白的》,

又名《Raffey Cassidy之其实人家喜欢的不是怪蜀黍人家喜欢的是抢Britt Robertson姐姐的戏啦》,

又名《我卖得不好的原因肯定不是我的故事不够好特效不惊人肯定是因为大家都认为我是隔壁华纳兄弟家渣一般的明日边缘的续集所以才不想去看,没错,就是这样》。

迪士尼确实有钱,任性起来拍个2亿美元的天价广告眼都不带眨的,——也许他们眨眼了,不过我看不见。我非常认真地、几乎没眨眼地看完全片,我最大的疑惑是:

既然是2亿美元的预算,那么钱都去哪里了?Disney不会是做假账了吧?

相对客观地讲,本片幼稚且空洞,对于一个原本极其宏大的背景而言本片讲述的故事仅仅是流于表面,最无法忍受的还是它的无聊。走出电影院才发现自己连一个角色的名字都没记住。

我对《明》本来是抱有不小的期待的,很遗憾,看完之后发现本片故事全无,一团浆糊,想象力也是乏善可陈,大多是老调重弹的假把式。

不过也有惊喜,当那枚充满了蒸汽朋克意味的古董火箭从埃菲尔铁塔下拔地而起的时候我也是激动了一把。

《明》的故事设定导致了本片的信息量过大,故事背景比较庞大、复杂,而片长却非常有限,正片时长只有区区120分钟,这对于背景普通的科幻片而言是绰绰有余的(如《地心引力》、《超能查派》、《机械战警》、《超验骇客》、《超体》等),甚至也包括《明日边缘》在内,毕竟它卖的是不断重启打BOSS的“故事”和游戏感十足的“视觉”,而非架设在异次元宛若海市蜃楼般缥缈的“未来”的“概念”。

《明日世界》确实是有些“概念”过头了。“概念”先行其实并没有错,但《明》错在模棱两可的故事背景和自鸣得意的技术设计。事实证明Brad Bird这次显得有些操之过急了,无论是在设定上、技术上、故事上以及人物上他都有很多自己都没有想清楚、弄明白的问题,但是他就这样风风火火、舍我其谁地开拍了……我自然明白Brad Bird执导一部大制作有诸多“身不由己”的苦衷,但既然是作为导演必然应为作品的质量负起责任。

本片有很多极易看出的缺漏,比如,难道女主角的“特别”就只是她从不放弃希望,而已?地球的危机本质上是什么?为什么摧毁了那个“球”就拯救了整个地球?这也太,儿戏了吧?

我只好得出这样不负责任的结论,Brad Bird拍动画的功力当然是出类拔萃,但是拍真人电影的水平还稍欠火候。什么?《碟中谍4》?跟本片的故事背景和技术难度比起来,《碟》就显得有些简单了,而且还是“1”、“2”、“3”之后的“4”啊。拍好爆米花电影的续集是相对轻松的,一流的导演又有哪个没有拍过原创呢?

电影的低龄向原本不是问题,制片方毕竟是拍动画片起家的Disney,这家公司追求的即是老少咸宜。然而低龄向不代表幼稚和空洞,不代表就可以不花心思去打磨剧本,不代表就可以一心只想着靠技术来弥补故事缺陷,这样的行径是让作为普通观众的我无法接受的,寥寥无几的笑点和几乎没有的泪点对于一个“故事”而言并不合格,即使《明》不过是一部商业流水线上的科幻片。

故事上的平庸和平淡就不提了,结尾的“高潮戏”也彻底崩塌成“低潮戏”了。Raffey Cassidy饰演的小女孩濒死时本是本片唯一称得上“泪点”的伤感情节,但因为结尾设计上的儿戏使画面上的情绪完全渗入不到观众的神经里,或者说演员们演得再卖力也不过是只打动了自己罢了。打败BOSS拯救地球的过程实在太容易了而且毫无悬念感,这使得故事完全没有力量,画面也未曾拥有足够的情绪;即便是小女孩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悲情时刻”,观众也无法完成对角色的“移情”,角色是角色,观众是观众。小女孩还是两个小时前那个乖巧的小女孩,仅仅是闭上了双眼;观众还是两个小时前那些瞪着双眼的观众,仅仅是神情更麻木了些。

Disney的原创又一次折戟沉沙了,这对迪士尼是残酷的失败,对观众是无奈的悲哀,以后的续集和改编想必会更多。

对了,难道就我一个人觉得Raffey Cassidy有那么一点像少女版的Audrey Hepburn吗?

尽管Cassidy没有Hepburn那么出众,小雀斑反而是其亮点所在。

除此之外,整个片子的内核感觉略低龄化,充满鸡汤感的拯救地球方法毫无爽感,最亮的绝对是大叔和机器萝莉的爱情~

总的来说,迪士尼拍的真人科幻电影,就没有一部不是烂的,这是迪士尼的硬伤,没法救回来。

John Carter也是属于平庸得不知道怎么去评价的片子,IMDB6.6而已



相关阅读:头头体育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