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头体育


当前位置:头头体育 > 公司要闻 >
头头体育 公司要闻
头头体育 公司要闻
新发原创同人【武者无畏】

背景:泰山当选圣兽后的第五年——龙年,玉帝派十二生肖返回人间,帮助穷苦百姓,消灭危害苍生的恶势力,这是十二生肖升仙以来第一次接到的简单而又漫长的任务。十二生肖下凡后,入住快乐街,在那里有了自己的职业(本文可以说是闯江湖与快乐街的结合蓝本)

清晨,吉祥镇镇长龙大走进了震天阁。他走得很快,背着双手,时不时捋捋他那细长的龙须,头上那对龙角、所穿的深蓝色劲装与其端庄的气质相当搭配,看起来也是仪表堂堂。

“谁呀?”一只身着红色官服的兔子揉着眼睛走了过来,“大清早的居然敢直接闯进震天阁!”

“原来是龙镇长啊!”如月也看清来人,“龙震天这会儿应该正在大堂批阅文案,要不我带您看看他在不?”

震天阁大堂内,龙震天正批阅桌面上为数不多的公文。“没意思,治安太好,案子太少,工作无聊,生活无趣。唉……”

整个震天阁,上至龙震天,下至小小的衙役,都希望自己能稍微忙一点,因为街里实在是没什么事情可以做了。

门外传来低沉的声音,紧接着,一张纸像飞镖一样“嗖——”地飞来,正好嵌在龙震天的桌面上。龙震天并没因此被吓到,因为他已听出来,那声音是他大哥龙大的声音了。

他不慌不忙地取出那张纸,发现这是一张通缉令,只不过上面原本应该有罪犯画像的位置却是一片空白。正好龙大也走到跟前了,于是龙震天问道:“大哥,你这张通缉令……”

龙大当然明白他要问什么,便回答道:“这个罪犯是江湖上有名的独行盗,神出鬼没,已经犯下不少案例了,盗走的钱财大概值四千多两黄金,都是大户人家的。我们也是最近才有目击者看过他的大致模样。”

“不、不,你听我说完。”龙大接着说,“这个独行盗好别的同行不同之处是不伤人、不劫色。虽然最近有人描述过他的长相,但我们镇上的老画匠却在半个月前去世了,现在整个吉祥镇上只有你们的冷石会画画了。”

“不全是。”龙大的表情严肃了起来,“据我最新情报,这个独行盗会来快乐街。以前在卧龙山庄你就只学文不学武,所以大哥担心你。”

“大哥的好意,小弟心领了。”龙震天谢过后又问,“那他与大哥相比,谁的武功更高?”

龙大干咳了一声,说:“这个嘛,那独行盗的轻功不错,其他的我便一无所知。之前我带人追上过他,我一掌打去,结果扑空了,那独行盗也是眨眼间就没影了。”

冷石在龙震天兄弟二人面前做他的招牌动作:“哈哈!你们算是找对人了,我是整条快乐街最有才华的艺术家啦!”

“冷石,你听好。犯人的皮肤上覆盖着鳞片,四肢上都有爪子,像蜥蜴一样。还有一只长嘴巴,还有根尾巴。”

龙大看了看,较为蔓延地点了点头,说:“冷石,你就照着这样再多画一百张。”

“心动不如行动!我们去巡逻吧,搜搜这个通缉犯。”路路通兴奋地对同行们说。

大家一致赞成,快乐街上次涉案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大家都为此行动感兴趣。

龙震天看着靠在柱子边不作行动的旋风爪,问道:“旋风爪,你不跟他们一起去吗?”

旋风爪的自私自利,官府是知道的,但他确实是一块不可多得的好材料。所以上级把他调到震天阁这样清闲的衙门,籍此收敛他的个性。

钻天猴刚从外面回来,并关好了大门。竹叶青走来问道:“怎么了?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自从十二圣兽回到凡间后,旋风爪与他们的关系稍有缓和,因为他认为十二生肖是生是死对自己都无关,但这并不代表以后他不会再下杀手。

“你再出去打探一下,最好找那个胡庆才。”竹叶青以老板娘的口吻命令钻天猴。

钻天猴天生就是给竹叶青跑腿的。他迅速开门出去,又小心地关好门,然后纵身一跃,便消失了踪影。

于是多来米买了四串糖葫芦,一人一串在路上边走边吃,但却突然碰上了一只身披蓝色重甲的魁梧的犀牛大汉,这头犀牛是江湖中的恶霸,也是如月在五年前泰山比赛的对手——独角。

威胁道:“喂,你们四个小东西,快把身上的钱交出来!不然……哼哼!”说着,他把双拳握得咔咔响。

“废话!还不快把钱给我?”独角伸出手掌。他早就听说快乐街的治安过好,当差的巡街不积极,所以就想过来劫一笔试试看。

“你这小鬼!居然敢叫!”独角一把掐住皮皮的脸,一下子将他提了起来,“我看谁敢来救你们?”他朝路过的行人们挥了挥比沙包还大的拳头,令他们不敢管事。

“大胆恶徒!休得猖狂!”路路通不知从哪里迅速闪过来,挡在多来米、秀秀和小胖前面。

独角见眼前的狼狗路路通并没有自己高大,依旧毫不忌惮,:“怎么?你想把我绳之以法?”

路路通一边走近独角,一边严肃地说:“我劝你最好束手就擒,否则……”话未说完,就被独角打断了:

“你少来这套!我要让你为你自己见义勇为的行为付出代价!”独角将皮皮像丢垃圾一样向后扔,然后将鼻角冲撞向路路通。

路路通见状,俯下身体向前滑行,直接从独角的胯下滑了过去,并接到了即将摔到地面上的皮皮。

由于独角力道强,路路通被震得上半身往后仰,但他凭借快速反应以及强劲的腰力,瞬间稳住身子并再向前弓身打出第二拳,独角还来不及收回拳头,便被他不偏不倚地打在面门上。路路通这一拳打得够重,独角感觉自己眼冒金星,脑袋晕沉沉的。路路通又趁其晕头转向,掏出绳索将其双手反绑。

“哇!路路通,你好厉害!”多来米竖起大拇指,三个小鬼也跟着喊:“路路通哥哥好棒!”

“哈哈……”路路通笑着说,“这没什么。哦,对了,你们如果见过这个人就第一时间告诉我。”说着,他拿出那张通缉令给多来米他们看。

多来米被画像上的罪犯吓了一跳,问道:“这是谁啊?长得好吓人……肯定是坏人!”

这时,独角回过神来,看到了路路通手中的通缉令画像,大吃一惊,忙叫道:“我刚才看到这个人了!”

“在哪儿?”路路通一个箭步蹿到独角面前,死死抓着他的双臂。“快告诉我!”

“好,好,我说。”独角几乎是被逼供出来的,“在……在快乐街街头……是我来的时候看见他在街头附近绕了一会儿,不知道这个时候还在不在了……”

“今日到明日:胡萝卜、青菜一斤各涨八文钱。什么?!”钻天猴大惊,继而又恢复平静,“嘿,反正都是竹叶青出去买菜的。”

他又继续看别的消息,“从今日起,药葫芦诊所免费五天义诊?哈哈,这个不错。咦?‘母夜叉暴欧偷酒家贼,钻天猴下跪服软求饶’。哼!这是谁贴的?!侵犯我的隐私!!!”钻天猴仰天怒吼。

背后有人叫他,钻天猴回头一望,原来是他的酒肉好朋友、路路通和如月的同行、震天阁的班头——胡庆才胡班头。这个胡班头,拳脚功夫平平,倒是耍的一手好刀法,他来快乐街之前就是出了名的“好人中的恶人”,这家伙办事别有一套,经常靠栽赃诽谤或欺负地痞流氓恶霸,他虽然也和十二生肖一样做惩恶扬善的事,但却是以恶制恶、以恶行善。

“老胡?”钻天猴推测那张隐私贴是他贴上去的,于是质问道:“你这死狐狸!我给竹叶青下跪......呸、呸、呸!我挨揍的消息是你贴的?”

胡班头看了一眼公告栏,随即笑着走过去,将那条消息撕了下来,说:“嗐,别太在意,我就是开个玩笑,反正今天因为震天阁有要事,使得居民们基本上足不出户,没谁过来看告示的,大不了下次我请你喝酒!”

“要事?”钻天猴挠了挠头,不解地问:“是什么事?居然吓得大家都不敢出来了?”

都说狐狸狡猾,这个胡班头自然也不例外,他马上发觉,一向嗜酒如命的钻天猴,居然不对自己说请喝酒的话感兴趣,而是对自己说的要事挺来劲。

刚才还骂我死狐狸,现在又跟老子套近乎,哼,真是孙猴子的嘴脸!胡班头这样想着。

胡班头指着告示栏上的通缉令,说:“看到没有?那是一个独行盗,犯下不少案子了,很棘手,他最近要来咱们快乐街,我们正展开大巡逻,争取抓住他,就算抓不住也要吓得他不敢来!”

胡班头一把将他拽了下来,“这个通缉令,我们震天阁的官差倒是人手一份……”他边说边从怀中掏出一张通缉令。

“那好,把这张给我吧!”钻天猴一把抢过胡班头手中的通缉令,不等他说完话就施展起轻功,跳到旁边的房子的顶檐上,往酒楼方向赶回。

呆在原地的胡班头望着钻天猴的背影骂道:“**!老子话还没说完呢!我非得把你的丑事全抖出来!”

钻天猴一边跳跃于房檐之间,一边看着手中的通缉令,心想:“这个独行盗怎么看着有点像沙里飞呢?但又不像……”

快乐街街头,来了一只新来的爬行动物,他的身体是灰色的,身材偏瘦,个头高高的,皮肤外覆盖着密密麻麻的鳞片,头上有许许多多头发似的蓝色羽毛,背部也有一些蓝色羽毛。他的吻部较长,唇边露出了几颗尖锐的牙齿。他的四肢相对来说比较细长,但也很强壮,其中前爪各有三根手指,每根手指上的指甲又长又锋利,脚爪上有四趾,趾甲更为长和锋利,但第一趾已经退化,与其它三趾相比小很多。第二趾上的趾爪却非常大,呈镰刀状,行走时是缩起来的,他走路仅用第三、四趾。他还有一条长长的尾巴,走路时左右摇摆,看起来是起到了保持平衡的作用,其尾巴末端也长满了蓝色羽毛,使得他的尾巴看起来既像扇子又像扫帚。

这是一只正值壮年的恐爪龙!他看上去与通缉令上的画像有几分相似,难道他就是那个独行盗?



相关阅读:头头体育
上一篇:上一篇:【拟人向段子】大概是…圣兽日常? |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