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头体育


当前位置:头头体育 > 公司要闻 >
头头体育 公司要闻
头头体育 公司要闻
【拟人向段子】大概是…圣兽日常?

那么首先说一下,名字会有改动,请各位小天使不要介意呀,如果被雷到的话…慢走不送?x人物是总动员里的设定╮( ̄▽ ̄)╭不是闯江湖里的。

米多儿向来好食,纵已贵为圣兽元辰,仍鼠性不改。甲子年大年初一,便妄图从厨房窗子爬入偷食——没料想一个失足,径直由窗台滚下,也不知是撞了什么恶鬼,竟就直溜溜落入凡间。好在身小骨轻,又兼翻墙入室功底了得,落地前也尚能做些应对,说到底也不过是蹭破些皮,落些青紫印子罢了——倒是可惜了他一身白馥馥雪样皮肉。摔得昏晕过去,待得醒来,却又不记得自个儿是圣兽了,似是只记得泰山选圣之前的事。若要恢复,怕是得等到紫魁星降世,方可记起一二。

米多儿不会一丁点拳脚,更别提弄枪使棒之类差事。他年纪最是小,虽说阴差阳错成了圣兽前也小偷小摸惯了,但想在他也不求钱财只求些食物,加上面皮清秀嘴又甜,平日里倒也哥哥姐姐叫得脆生生——着实也有些惹人怜爱。

余下十一位圣兽选圣前便有好一身武艺,又因成了元辰故而实力大增。米多儿却无论选圣前后都无本事,因此就算忘却自己是为圣兽,也并无大碍。

其余圣兽听闻此事,皆是摇头叹息。叹过一转念,却又不晓这场祸事究竟是可笑还是可悲了。

黎彪不喜性子绵软的酒,黄酒米酒之流更是入不了他的眼。他若饮酒,定是逮着那辛辣呛喉的烈酒猛灌,醉了倒也不疯不闹,就只望案上一趴,鼾声震天,醒转不来。每每宴席结束,看他大醉至此,也只能由铁玄或是卓玉风将他驮回卧房。前者倒是毫不费力,若是后者——黎彪虽身长与卓玉风差不离,体型却比他魁梧不少,而卓玉风也不埋怨,最多只是浓眉微拧,一壁背着黎彪,一壁轻叹罢了。

“黎彪兄弟,需记着烈酒伤胃。”又一次宴席,洪景天带着药香的枯瘦手指轻叩几下桌案,就似是轻轻叩在黎彪线条硬朗的光洁前额上,“也好有个分寸…尽了性便罢,黎兄弟何必使性拼酒?”

他眼中常年堆积的,是梅花岭终年不化的冰雪。只有在醉后方会温润些——想是烈火般酒液有功,将那乱琼碎玉均化了水气,凝聚在他眼底,被那微红的下眼睑与浓密眼睫托住,成一汪子晶亮。

那时的他,身无他物,只凭着一身傲骨一对硬拳,行走在他心中——按他的话讲——最是纯净简单的江湖。

他会不知?腐骨散他会不知?魔教动辄灭人九族,叱咤江湖的青蛇般女子手中飞镖与长鞭上细细涂抹的毒,断肠烟,毒虫蛊,剔筋针——何来纯净。端的可笑。

卓玉风也不与黎彪说这些,只看着后者东跑西忙,一双精拳头帮人解难,而他自己离远看着,眼里的戏谑无论如何都藏不住。

“兄长好一副热心肠,愚弟却是比不了。”客栈房中,卓玉风弯着眉眼,将桌上酒壶往黎彪手边推去,“累一天了,喝些罢。”

“兄弟!我可是——要…渡尽天下善人,杀尽天下恶人!!”黎彪喷着浓烈酒气大笑着,东北口音越发清晰,不多时声音模糊着低下来,沉沉鼾声随即响起,歪倒在床榻上。

卓玉风觑了他许久,起身将被褥盖在他身上,随即自己也贴着他躺下,伸手拽过另一床褥子,将两人被角塞得严实。在黎彪的震天鼾声中低低笑着:“但愿如此…?”

泰山选圣后,十二元辰各守一方,一年间只有年关时交班才可聚上几日。也不知是多少年后,卓玉风再一次见到疲惫的黎彪,方才发现他眼底的沉郁竟已然浓厚不化。

卓玉风缓缓伸出手臂将他揽住,微颤着轻抚他宽厚的脊背,同时越发用力,仿佛用了毕生气力般,握紧右手中晶莹剔透的血红圆珠。

——仿佛还是多少年前,一个生于纯澈雪乡,只凭双拳和酒后气力就想要救护苍生;一个连环腿使得出神入化,行过万里看过红尘滚滚,却最终驻足于西北荒漠。

身着华服的青年于雕花木椅上端坐,沉静望着站在面前的男孩,琉璃灯光映在他本就黝黑晶亮的双眸中,无意间生发咄咄逼人的冷厉。

萧海怔住,垂在身旁的双手下意识收紧,原本直视着冷石的双眼眨巴两下,对上面前青年的目光瞬间闪烁不已,一句“有”哽在喉中,不知怎地竟出不了口。

冷石微抬起下颚,声音依旧平静无波:“看来是没有了。梅花岭朝阳城桐城可都不太平啊,这一路过来只你一个,可是辛苦。”

从话语中捕捉到异处,萧海莫名打了个冷颤:“……冷石师父,我……原是有同伴的。”

“是我的过错。我无理去发他的气,他便与我们走散了。他看着年纪与我差不离,十三岁上下。”

向来不曾真正与他动气的男人刹那间整个人迸出沉沉冷意,分明是来自元辰的胁迫感。萧海心下一惊,后背竟缓缓沁出细密湿凉。若非已经历过不少坎坷人事,怕是要双腿发颤着踉跄后退。

冷石深吸口气,强忍着什么似的倏地站起,这才将长长一口气吐出,面色近乎铁青,生硬无比地甩下一句“今天的经书重抄”,拂袖而去。

“嘁。”看着比萧海年纪还小些,却是跟她家兄长一样活了几百年的“小妮子”翻翻白眼,脆生生咬下半个荸荠,咯嘣咯嘣地嚼,“那又如何,我可从未被罚抄书。”

萧海被她噎得嗓子眼哽下一大口气,那气又在她将钵往他那边推的时候消下去不少。冷烟吃荸荠如同嗑瓜子,不一会儿那钵子里就只剩了几个。

“吃着滑口。我家中只要是荸荠落市的时节,就定会屯上不少。我总吃也吃不完。”冷烟又将钵子往对面推了推,“快些抄——我哥更是,他恨不能一年四季都有荸荠。”

冷烟原本百无聊赖捧着一本书翻看,听他这么问却忽的抬眼盯着他——她有着和她家哥哥如出一辙的剑眉杏眼,萧海顿生一种被冷石瞪着的错觉,手一抖,悬针竖成了大头针。

“怎生讲来呢——”冷烟又捻起一个,却没吃,而是仔细盯着,“米多儿最喜欢荸荠。我哥存下这么些个,就只盼着米多儿随时来呢。”

“少爷及冠那年,天庭诸神亲自临凡,于泰山选圣。少爷心气高得很,听了这事,只是盼着想去,选上元辰,也给家族门楣增光,又可给百姓福泽。那家大老爷不放心,恰好有个武艺高强的捕快与他旧识,便将自家少爷托付给那捕快,真金白银给了满满三百两,请他将少爷带往泰山。

“捕快惯常冷着脸。他身旁还带着个小叫花子,也就十二三岁,想是平日里饿得狠了,见着吃食就走不动路。捕快满面嫌恶说小叫花子是他抓的贼,可少爷从未接触过这类低**,只觉新鲜,他看小叫花子实诚乖巧得紧,手上也大方。小叫花子想要的吃食他都给买来,捕快也懒得管。

“少爷锦衣玉食惯了,集市上馉饳儿糍糕之物他一概看不上,小叫花子却只当是少爷喜爱他,不与他抢吃的。这小子也机灵得很,少爷给他买吃食用的铜钱他偷藏起来几个,有一日攒够了,给少爷买了好几张春饼,说是谢谢他。

“处了十天半月,少爷有些喜爱小叫花子,两人正好又与捕快看不对眼,便在捕快与一对盗贼寻仇,丢下他们不管的时节,光明正大地寻另一条近路同去泰山。

“少爷着急的很,只觉小叫花子又要饿着,还不知他会不会走错路,那几天刚好又常下大雨,少爷心里急,恨不能日夜兼程,过两三天才到了泰安,就在泰山脚下找了个店住着,给了掌柜几锭大银,说是一定帮他看着那小叫花子有无过路,自己满城去寻。

“又过了一日,天不亮,少爷便出门去寻,没走几步,一小孩儿一头撞他身上来了。

“就是那小叫花子,本来就不到二两肉,几天不见又瘦了一圈。就在酒店门口灯笼下看着少爷,哭的满脸鼻涕眼泪。少爷也不嫌他满身灰,直接给搂怀里了。”



相关阅读:头头体育
上一篇:上一篇:霜雪明【智竹天竹拟人向】 | 下一篇:下一篇:新发原创同人【武者无畏】

t